" />

幸运快3-幸运快3计划-幸运快3开奖-幸运快3软件

幸运快3计划 > 幸运快3计划 > 小說連載

幸运快3计划:十年一品溫如言60-62章

發佈時間:2008-08-25 21:07:46來源: 互聯網編輯:不詳

2002年夏,Z大醫學院女生宿舍某寢。「然後,鳳凰出了國,烏鴉被嫌棄,踹下了枝頭。」「然後呢?」五雙眼睛,在黑暗中齊刷刷地看着下鋪。「然後,沒了。」軟軟的聲音。「切。」五個人又同時縮回腦袋。

chapter60
  2002年夏,Z大醫學院女生宿舍某寢。
  “然後,鳳凰出了國,烏鴉被嫌棄,踹下了枝頭。”
  “然後呢?”五雙眼睛,在黑暗中齊刷刷地看着下鋪。
  “然後,沒了。”軟軟的聲音。
  “切。”五個人又同時縮回腦袋。
  “不愧是小六講的故事,很好,很沒意思。”某一人打哈欠。
  “我還以為烏鴉會徹底抱住梧桐樹,死也不被其他鳳凰踹下去。三流劇本,三流導演,三流演員,除了美少年一坨尚可觀,其他演員pass。”某一人點評。
  “介個,好感傷好感傷,烏鴉跟鳳凰,好傷感的愛情喲。”某一人捧心。
  “樓上的注意,下次別用方言,尤其是天津話裝林黛玉。”某一人淡定。
  “嘛!天津銀兒,不讓用天津話,介還讓不讓銀活!”捧心的立刻捶床板,落了樓下淡定某人一臉灰。
  然後,樓下的開始爬樓,一陣打鬧,咯吱咯吱,憋笑,床板快震塌。
  對床上鋪,打哈欠的幽幽開口——“我數一二三,你們兩個再鬧,連床帶人,一齊扔出208。”
  對床下鋪,點評的嘿嘿壞笑了——“我熱烈擁護大姐。”
  捧心的僵硬了,淡定的則輕咳——“六兒講的故事還是不錯滴,起碼教育我們,跨越種族的愛,沒有好下場。完畢,小五補充。”
  靠近門口的那張床上鋪,被稱作小五的某一人看了看床頭的電子錶,眼睛亮了——“別吵了,你們討厭。DJ YAN的sometime開始了,你們要不要聽?”
  被稱作大姐的那人往毛巾被中縮了縮,懶懶開口——“你姐一把年紀,老胳膊老腿的,早過了追星的年紀,不比你們小孩兒有時間有精力。”
  其他人,也都打着哈欠,翻了身,毫無興趣。
  小五切,鬱卒地戴上耳機,卻聽到下鋪輕輕扣床板的聲音,轉身,小六雙手扒着樓板,歪着腦袋,笑呵呵地看着她——“五姐,我也想聽。”
  小五眉開眼笑——“哎哎,還是我們阿衡知道好歹,還是我們小六可愛,來來,快到五姐的懷抱中來。”
  我們一起sometime。
  有時候。
  ****************************分割線***********************
  他到CUTTING DIAMOND的時候,剛好是夜晚十一點。
  B市最有名的夜店,切割鑽石,準確定位一下,就是只要是花得起,能獲得一切快感的地方。
  金碧輝煌,璀璨靡麗。
  隨手把車鑰匙扔給了侍應生,像是新來的,面目很清秀,以前沒見過。
  “先生,您是要停車嗎?”
  這人不認識他,顯然的。
  他點了頭,大步向前走,右手提着的籃子晃動得很厲害。
  “先生,您等等,現在地下車庫沒有車位了。”
  小侍應有些為難。
  迎面過來了一人,是常見的侍應小周。拿過小侍應手上的紅鑰匙,揮揮手,喝退了他。
  “言少,新來的,不懂事兒,您別見怪。”小周賠禮,躬身——“還放老車位,跟陸少辛少挨着?”
  言希有些不耐煩,隨便。
  小周笑,討好——“您總算到了,剛剛,幾位公子都等急了。陸少讓我下來接您。”
  他點頭,把右手中的籃子遞給小周,小周接過,籃子中卻忽然伸出一個小腦袋,毛茸茸的,像條毛巾。
  “喲,好漂亮的狗。言少養的?”小周笑道。
  他漫不經心,邊走邊叮囑——“它這兩天便秘,別喂肉。”
  小狗哀怨,嗚嗚用小蹄子扒籃子,淚眼巴巴。
  他轉身,細長的食指輕輕撓了小狗的下頜,似笑非笑——“我不是你娘,這招對我沒用。”
  小周奉承——“這狗真有靈性,真聰明。買時要花不少錢吧?”
  “菜市場撿的,不要錢。”
  小周臉僵了一下,隨即笑開——“言少真愛開玩笑,這狗一看就名貴得很。”
  言希平淡開口——“小周,你預備轉MB了,是不是?”
  小周臉上的笑掛不住了——“言少,小的長得丑,干不得那個。”
  CUTTING DIAMOND會定期選一批money boy,一般都是一些被生活所迫,加之長相優質的年輕男孩,經過訓練,以滿足那些想要嘗鮮的有錢男人的獵奇心理。
  言希淡諷——“這麼巧舌玲瓏,會哄客人開心,用不用我跟你們老闆推薦一下?”
  小周噤聲。
  言希坐電梯,到了七樓VIP區,握着金屬把手,剛推開門,就見偌大的房間,四個人坐四邊,呼啦啦摸牌扔牌,黑線,扭頭就走。
  辛達夷探頭——“哎哎,美人兒你走哪兒?”
  孫鵬笑了,拾牌——“回來回來,沒想讓你打麻將。”
  陳倦抹牌,扔出去一張——“言大少,丫學學打麻將,能死不能。”
  陸流抬眼,也笑——“他認牌都認不全,怎麼學。”
  言希走過去,瞪着大眼睛——“我怎麼不認牌了?”
  陸流也隨和,修長的指捏着雀形的方牌,敲了敲桌子——“這是什麼?”
  言希愣了愣,大罵——“靠,這不是……小鳥嗎?!陸流你他媽侮辱老子IQ!”
  圍一桌四個笑噴了仨。
  咳,孩子,雖然它長得像小鳥也確實是只小鳥,但它真的不叫小鳥叫一條。
  孫鵬哈哈,言美人兒,快到哥哥這兒來,你真是忒可愛了,我教你。
  言希= = ——“你們繼續,當我沒來過。”
  抬腳,轉身就要走。
  陸流拽住了,摁到一旁椅子上,眉眼流轉了星光,至於嗎,兄弟間開個小玩笑。
  言希揮手,行了行了,就你們幾個,有話快說。我做節目,快累死了,這會兒只想睡覺。
  辛達夷納悶,言希,你這麼缺錢嗎?哥幾個,陸流都沒你忙,一會兒電台DJ,一會兒T台走秀。
  言希挑眉,錢多不燒手吧?
  Mary勾了唇,倒不是這個道理,關鍵是你言大少,不是最煩人多的地兒嗎?
  孫鵬雙手擺成塔尖狀,一張清俊的臉,笑起來帶了三分邪氣,曖昧看着他。
  對了,言希,前兩天,從楚雲家裡走出的陌生俊俏男人是你吧?報紙上可是寫着,身形疑似DJ YAN.
  言希不咸不淡地開口,你們都太閑了,吃飽了撐的是不是。
  辛達夷撓頭,楚雲,誰啊?
  陳倦拿葡萄扔他,笨死你算了。連楚雲都不知道。就那個王牌美女主播,網絡普查,B市男人最想要得到的女人。
  辛達夷恍然,哦,36D的那個,想起來了。
  陳倦直接拿麻將砸。
  辛達夷憤憤,靠,人妖你他媽瘋了是不是。
  陸流抬眼,問言希,沒動真感情吧?
  言希冷笑,老子就算動真感情也沒什麼吧。
  陸流淡笑,本也沒什麼,只是記者再糾纏下去,怕是連你的身家都抖摟出來了。楚雲是什麼樣的女人,你比我清楚。
  言希心煩,還沒開口,手機響了,鈴聲是sunmin的the rose,很是攥人動聽,倒是和說話的氣氛有些風馬牛不相及,顯得滑稽。
  言希走了出去,接電話。
  返回時,臉色不怎麼好看,大眼睛瞥了陸流一眼,皮笑肉不笑——“你什麼意思?”
  陸流拿起桌上的紅酒,晃了晃,淡淡問他——“什麼?”
  “陸氏秋季的發表會,模特怎麼找到我身上了?”言希不耐煩了。
  陸流淡笑,面上沒有波瀾——“我昨天圈了八個人,形象都不怎麼符合,董事會有人遞上一個建議,說是DJ YAN不錯,讓我好好考慮。”
  孫鵬若有所思——“優雅,稜角,高傲,魅惑,企劃案的四個主題,都佔了,是不錯。”
  隨即,桃花目含了笑,低頭啜了啜紅酒,又抬頭——“言希,不妨一試。”
  陸流醒了新酒,倒入高腳杯,分給眾人,又執起酒杯,一一輕碰,唇角無笑,目光卻含了三分笑意,到言希時,淡淡開口——“我乾杯,你隨意。”
  言希挑眉,仰頭咕咚,紅色的液體順着微紅的唇流入喉,頸間白皙,映着鮮紅,有些刺目。
  陸流望着他,目光深邃了,古井微波,瞬間傾城。
  Chapter61
  一班班長李小胖和顏悅色,溫衡同學這次考試又退步了,真是可喜可賀,同志們鼓掌。
  嘩嘩,如潮的掌聲。
  這孩子真牛掰,只一年,硬生生從年級第一滑到年級七十,非我醫學院一般人能及也。
  嘖嘖,這速度,這效率,快趕上神三了。
  嘿嘿,有阿衡,我覺得我這次退步二十名還是可以忍受的嘛。
  眾人扇涼風手搭涼棚作壁上觀看戲狀。
  溫衡= =。
  小胖站講台上,和顏悅色地獰笑,孩子,還記得我們院怎麼分的班嗎?
  溫衡答——成績。
  小胖再問——咱們是幾班?
  再答——一班。
  小胖呲牙,倆小眼笑成一條縫——,今天出成績,趙導辦公室,二三四五六班那幫兔崽子都誇我了,好好的年級第一都被我培養成了年紀七十,多人品多功勞,一般人干不出這事兒。
  點頭——是挺不容易的。
  小胖掩面——靠,你太墮落太無恥太醜陋太殘忍了,我都不忍心看了。
  阿衡= =——全靠班長教得好。
  小胖淚流滿面——我都是想着法地教你們怎麼欺負細菌寶寶從切割人肉纖維中獲取快感,什麼時候教你這個了。
  眾人呸。
  李小胖你不要臉。
  李小胖你很不要臉。
  李小胖你絕對不要臉。
  李小胖掏耳朵,裝作沒聽見——好了好了,這次班會到此結束,沒考好的抱頭唱國歌,考好的下次考不好再說。重點研究觀察溫衡同學,必要時對其監督譴責,下次在街上賣場KEC MC等地看到此人賣笑,拖回來群抽之。
  阿衡說小胖你不能這個樣子,你是不知道沒飯吃沒衣服穿的辛苦,全亞洲有多少兒童掙扎在飢餓線上,我打工都是為了養活自己,班長TOT
  小胖揪孩子小辮——把你老公賣了吧,顧學長值不少錢呢。
  阿衡淡定,搖頭——不要,麥兜說,絕對不出賣自己的雞,所以,我也不能出賣自己的人。
  門口有人笑着鼓掌。
  阿衡扭頭,一群白大褂,大五的一幫老孔雀。
  所謂老孔雀,就是年過婚齡還小姑獨處跟低齡學妹相處時處處散發風騷氣息的男人們。
  “阿衡,這話我可得跟飛白好好學學,讓他聽聽。”說話的是薛征,顧飛白的好友。
  所謂顧飛白,則是她的未婚夫,她父親聯同顧家大家長欽定的。
  兩個人感情一般,比起天天鬧分手的好一些,比着天天在宿舍樓前抱着啃的差一些,算是老實本分的類型,但是由於顧飛白無時無刻都是一張沒表情的臉,所以,兩人的相處模式,在外人看來,難免有女方過於主動的嫌疑。
  “南極不是一天溶解的,師妹節哀。”恰有一人壞笑。
  “革命尚未成功,小嫂子繼續努力。”又有一人附和。
  阿衡抽搐——“多謝師哥教誨。”
  薛征拍腦門——“噢,對了,阿衡,飛白今天在實驗室跟進張教授,大概晚上十點才能結束,他讓我跟你說一聲,晚上不能跟你一起吃飯了。”
  阿衡呵呵笑——“好,知道了。”
  她晚上七點打工,其實也不怎麼有時間見顧飛白,只是兩個人習慣了一起吃晚飯,不見時總要和對方說一聲,算是戀人間的一種默契。
  晚上是在一家麵包店打工,一個普通的小店,裝潢普通,味道普通,偶爾廚房還會拿出做壞的蛋糕,所以,只有口福不錯。
  一個小時七塊五。
  也就是從夜間七點到十點,能掙二十二塊五。大概,維持三天餓不死的程度。
  爸爸說,阿衡,做個好醫生吧。
  然後,如果沒有經濟來源,第一年勉強靠着獎學金活而今年又確鑿沒有獎學金還想當醫生的情況下,咳,基本是個不容樂觀的情況。
  想得獎學金,就要好好學習,好好學習,就要有充裕的時間,但是害怕餓死,就要出賣時間,可是沒了時間就代表學不好,學不好又想在人才多得比蒼蠅還多的Z大得獎學金,基本白日做夢。
  於是,惡性循環導致了今天的挨批鬥。
  阿衡看着店裡零星入坐的客人,閑得想拿蒼蠅拍拍蚊子。
  店長是個中年阿姨,孩子考上了大學,在家閑着沒事兒干,就開起了餅店。因為阿衡和她家孩子年紀相仿,所以,多有照顧。
  阿衡說,阿姨我們改革吧,把店面擴充一倍,裝上十個八個保溫櫃,然後請一級餅師,做很多好吃的麵包,掙很多錢。然後阿姨你每個小時多發我兩塊錢。
  阿姨羡慕,年輕孩子,能做夢,真好。
  阿衡= =。
  快下班的時候,有小情侶投訴,說慕司蛋糕不新鮮,顏色看着不正。
  其實呢,這個情況基本是不可能存在的,餅屋只有一個孤單單的保溫櫃,但是最近又壞了,基本上每天做的慕司蛋糕不超過二十塊,賣完則罷,賣不完的,都進阿衡肚裏了。
  新鮮不新鮮,她最清楚。
  阿衡奉命,去勘察情況,盯着蛋糕看了半天,顏色是挺彆扭,淡黃色的蛋糕多出杯蓋大小的猩紅色。
  抬眼,看了小情侶一眼,呵呵笑——“小姐,您看,是不是您口紅的顏色?”
  人小姐不樂意了,拍桌子——“我用的是歐萊雅的唇彩,名牌,絕對不掉色!”
  那先生諷刺——“算了,跟她講什麼歐萊雅,穿成這樣,知道歐萊雅是什麼嗎?”
  阿衡低頭,減價時買的白T恤,牛仔褲,還有餅屋阿姨專門做的工作圍裙,回頭,笑——“阿姨,他說你做的衣服不好看。”
  本來阿姨矜持優雅,不希得和一般人一般見識,但生平最恨別人說她女紅廚藝不好,此二人佔全兩項,焉能不怒火大炙,一陣罵街葷話,把小情侶罵得抱頭鼠竄。
  然後,其他客人也順道被嚇跑了。
  阿姨一甩捲髮,豪氣萬千——小溫,老娘今天罵得舒服,關門回家。
  阿衡看表,九點半,提前半個小時,歡天喜地。
  在學校門口的燒麥店買了一籠牛肉的和一籠油糖的,顧飛白每次看到這個燒麥店總要從店頭盯到店尾,再冷冷不屑地來一句——不衛生。
  其實,阿衡想說,他如果不是想吃,完全不必這麼麻煩的。
  然後,送到實驗室,顧飛白的工作大致上已經結束了,看到散着熱氣的燒麥,又是一句不衛生,執着地用高傲冷淡的眼睛盯着袋子看了半天。
  阿衡笑。
  “吃吧。我問過老闆了,餡兒是今天下午才做好的,應該沒問題。”阿衡把袋子遞給他,然後看了一眼手錶微笑道——“宿舍快熄燈了,我先回去,你也早點回家。”
  轉身,顧飛白拉住了她的衣角。
  “稍等。”顧飛白難得主動,從白大褂口袋中掏出一把糖果“伸手。”
  阿衡乖乖伸出手。
  “今天張教授家得了一個小孫女,發的喜糖,我酒精過敏,你拿走吧。”顧飛白淡淡解釋,把糖放進她的手心,唇角有了難得的笑意。
  阿衡定睛,是酒芯糖。
  她臉有些紅,小聲開了口——“我會吃完的。”
  鄭重地,溫柔地。
  **********************分割線**************************
  言希帶着耳麥,淡粉色的T恤,細長的指輕輕指了耳,玻璃門內的監聽室心領神會,稍稍調高了聲音。
  “DJ YAN,你還在聽嗎?”耳機傳來怯懦悲傷的女聲。
  “林小姐,我在聽。”言希平靜開口——“你說你高考三次失敗,父母對你失望透頂,而你本人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想要跳樓,是嗎?”
  “你可能不知道,對,我是說,DJ YAN似乎一切都很順心,在電視上曾經看過你的訪談,年輕,俊美,才思敏捷,恐怕不會了解我的痛苦。高考只是導火索而已,而更加讓我不安的是,我發現自己越來越透明,看着四周,總有一種錯覺,全世界都看不到我,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活着已經悲傷到無法言喻,連勇氣都蕩然無存了嗎?”言希輕輕問她。
  “是。”那女子顫抖着開口。
  “那就跳下去吧。”少年垂頭,平淡開口。
  旁邊的導播急了,直跳腳,一直對着言希打手勢。
  言希抬頭,把指放在唇間,微微笑了,示意他安靜。
  電話另一側,那女子凄然開口——“連DJ YAN也認為我這樣的人是孬種,渣滓,社會的負累,是嗎?”
  “走,或者留,活着或者死亡,都只是你選擇的一種方式,我無權干涉。”少年聲調平緩,卻在行字間帶了冷漠——“或許,從高層跳下,你才能感覺到自己對全世界的恨意得到昭彰,才能使靈魂得到救贖。你的父親母親才應該是世界上最應當遭到譴責的人,他們生下了你,卻不能在你高考失敗之後,一如既往無私地愛着你,只是想着怎樣逼死你,然後年紀老邁,膝下凄涼心中才舒服,是不是?”
  對方聲音忽然變得尖銳——“你憑什麼說他們愛我?!你憑什麼說我死了他們會晚景凄涼?!他們看着我的眼神,讓我覺得我根本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我寧願自己從樓上摔下,活不得死不去,讓他們後悔一輩子!”
  言希笑了——“對,然後他們會繼續養你一輩子。”
  那女子愣了,許久,哽咽了——“你憑什麼這麼說,到底憑什麼。”
  言希平淡開口——“憑你覺得全世界看不到你。”
  “為什麼?”
  “如果,不是曾經在他們那裡得到巨大的愛,如果不曾覺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又怎麼會如此傷心。”
  “可是,沒有用的,他們不會再相信我,不會再愛我。”那女子手掌撐着面孔,低聲哭泣。
  “林小姐,你覺得,一直愛着你如此艱難嗎?”言希輕輕揉着眉心,低笑——“為什麼不能相信他們?”
  “或者,覺得這愛太過艱辛,實在無法忍受,不如選擇一個無懈可擊的契機,重新開始。”
  那女子終究,嚎啕大哭,雨過天晴。
  她說,DJ YAN,我想要好好繼續愛我的爸爸媽媽,我想要繼續。
  言希愣了,繼而微笑,銳利的眼溫柔起來。
  他說,你很勇敢,很了不起。
  節目終於結束,言希抱着杯子狂喝水,抬眼,卻看到窗外有人輕輕扣着他面前的玻璃。
  是陸流。
  他笑了,言希,你真能忽悠人,愛不愛的,你又懂多少。
  言希攤手,我倒是想勸着她體驗一把跳樓的滋味,讓她下輩子都不敢再踢這兩個字,關鍵電台不幹,它扣我工資,這事兒就麻煩了。
  陸流穿着淡藍色的休閑裝,少了平常的練達早慧,面容倒是呈現出少年的清爽乾淨。
  他說,走,言希,我請你吃飯。昨天和客戶談生意,到一家法國餐廳,那家排骨味道不錯。
  言希說你等我,然後飛速竄到隔壁辦公室,誇着幕後工作人員,唾沫亂飛,哎,姐姐,姐姐你今天可漂亮了,今天氣色真好,我們小灰沒有煩你吧,它可壞了,要是欺負你了我幫你拍它哈,
  哄得一幫office lady 眉開眼笑,沒有沒有小灰真的好乖沒有煩我們,把狗籃子遞給他,又附帶了幾包醬肉乾。
  陸流笑,言希,你真行,把辦公室當成你家混,狗也專門找了美女保姆,放家裡不行嗎,我記得你對狗毛過敏,什麼時候愛狗了?
  言希說我在塑造愛狗的新好男人形象,這狗只是個道具,你沒看出來?
  小灰委屈,嗚咽,言希大眼睛瞪着它,半天,小毛巾又縮回了籃子。
  吃飯的時候,言希狼吞虎咽,沾了一嘴醬汁,看得陸流頻笑。
  言希,你怎麼還跟小時候一個模樣,我走了三年也沒見你改。
  言希吐出骨頭,指拈着,扔給小灰,並不答那人,皮笑肉不笑。
  陸流,這個排骨實在不怎麼樣,你的品位真的下降不少。
  陸流垂頭,淺咬了一口,在舌尖化開肉香,淡淡笑了。
  言希,並沒有什麼不妥。
  言希挑眉,醬味太濃,肉太生,薄荷葉串了味,盤子太小。
  陸流淡淡掃他一眼,是你平時吃的排骨太廉價。
  Chapter62
  208寢室寢室長於無影半夜迷糊着跑廁所,卻看到牆角一隅的檯燈還亮着。
  看到是阿衡,伏在板磚一樣厚的醫理書上,微閉眼睛,口中念念有詞。
  無影笑了,躡手躡腳走過去,只聽到軟軟糯糯的聲音。
  “唾液澱粉酶,澱粉,麥芽糖,腮腺,頜下腺,舌下腺,咽喉,食道,胃,小腸,大腸,殘渣,糞便。”
  然後,這聲音重複了兩遍,睜眼時卻被她輕輕蓋上,阿衡吸吸鼻子,聞出了無影的氣息,微笑,輕輕摟住她,聲音很輕很輕。
  “姐,從樓上摔下來,沒有風聲,沒有自由,也沒有美感,只有糞便失控,腦漿迸裂。”
  無影笑阿衡,背書背傻了吧你。
  阿衡說,今天DJ YAN勸阻了一個想要跳樓的女孩,我只是,想說,DJ YAN如果知道醫理,肯定不用說這麼多廢話,你不知道,他舌頭都快打結了= =。
  無影無語,你能不能別跟小五混,天天抱着收音機死守,當人粉絲,加人fan ciub的,盲目腦殘到極端,沒看出那個男人已經想出名快想瘋了,整天訪談走秀的,恨不得每天在全世界面前晃三晃。
  阿衡TOT,點頭,大姐你總結得太精闢了,他簡直不放過任何暴露自己的機會,上次衛生巾廣告,就月月舒那個,一晃而過的路人甲看着都像那個囧人。我們當fan的也覺得好不容易好丟臉的呀。
  無影說那你們倆還每天巴巴守在收音機前,看着寒磣人。
  阿衡小聲打哈欠,都說是他的fan了。
  無影笑,這也矛盾,誰家飯整天說自己愛豆壞話。
  阿衡合上書,癱倒在下鋪,埋在枕頭中,含糊開口。我是那種會在別人面前裝作不知道DJ YAN可是無論他做了什麼都會很快知道然後很鄙視他的fan。
  無影抽搐,你確定你不是他仇人?
  阿衡揚起小臉,錯,我愛他這個世界我最愛的就是他。
  無影抓頭髮,爬床,鄙視,你拉倒吧就你,昨天上黨課還說最愛□呢一眨眼就變人了,黨知道了該多傷心。
  阿衡= =。
  最終,平穩的呼吸,伴着窗外無憂的蟬鳴,包枕了個安眠。
  好夜,無夢。
  九月底,經常擠在院門口嘰嘰喳喳看着她們一臉崇拜的大一小孩子少了很多,忽然有些寂寞。然後想起去年,自己似乎也是這個樣子,像個陀螺一樣地跟在大家身後,一窩蜂地滿校園跑來跑去,人仰馬翻的,真的很鬧。
  那時,也像現在,晚霞明媚,幾乎觸不到的風。
  她笑着說,飛白,我好像無端感傷了。
  兩個人,並肩,走在長長寬闊的街道上,吃完晚飯,真是消化的好去處。
  顧飛白看她一眼,並不說話,把手插入了口袋中,指的隙從白色軟布中凹下,修長的輪廓。
  忽而,想起什麼,淡淡開口——“我把學費打到你的卡上了,不用把心思放得太重。”
  阿衡訥訥——“我已經快攢夠學費了……”
  她有些挫敗,總是無法理直氣壯站在他的面前。
  似乎,只要是和金錢挂鉤的事。
  顧飛白淡淡開口——“不是我的錢,大伯父的意思。你有什麼,和他說。”
  語氣十分理智。
  阿衡是聰明人,自動噤聲。
  氣氛,還是尷尬起來。
  好一會兒,阿衡輕輕戳戳他的手肘,小聲開口——“顧飛白,你怎麼總是這個樣子,誰又沒有招惹你,一句話,都能把人噎個半死。”
  顧飛白冷冷瞥她,面無表情。
  阿衡仰頭,眼睛含笑——“別生氣了,再生氣,我可喊你了。”
  顧飛白撥拉掉孩子爪子,繼續面無表情向前走。
  阿衡把手背到背後,輕輕繞到他的面前,可憐巴巴——“小白啊,小白,小……白。”
  顧飛白從她身旁繞過,裝作沒聽見,走啊走,繼續走。
  阿衡小跑,跟上,微微無奈了遠山眉——“顧飛白,你得寸進尺……啊,你笑了笑了,你竟然偷笑,真……卑鄙。”
  顧飛白伸出手,指紋削薄,輕輕握住那人的,唇上掛着淡淡的笑——“子何許人,咬定青山,竟不許人笑?”
  阿衡微笑,溫軟了眉眼——“顧氏賢妻,遲了六年,可否?”
  顧飛白背脊挺直,白皙的臉頰有一絲紅暈,淡淡頷首——“准。”
  **************************分割線********************************
  言希接了陸氏的case,走秀前期,還需要一套平面宣傳,搭檔的,是個同齡的少年,長相併不算十分好看,但是面部輪廓十分柔和,奇異的溫柔清秀。
  言希覺得眼熟,想了想,是了,那一日在CUTTING DIAMOND見過的小侍應,還被小周訓斥過一頓。
  他看到他,誠惶誠恐,低頭鞠躬——“言少。”
  言希平淡開了口——“這裏沒有言少,喊我DJ YAN或者言希都可以。”
  那人輕輕點頭,有些靦腆,微笑了,露出八顆標準的牙齒——“你好,DJ YAN,我叫陳晚。”
  言希脫去外套,漫不經心地問他——“誰選的你?”
  陳晚彎了眉,軟綿綿的笑意——“陸少。他說,DJ YAN需要一個陪伴的背景。”
  言希解襯衣扣子,垂頭,額發掉落了,半晌,隨意開口——“出去。”
  陳晚愣了——“啊?”
  少年似笑非笑——“我換衣服,你還要繼續看下去嗎?”
  白色襯衣下,是一大片光潔白皙的肌膚。
  那人臉紅,忙不迭關上門。
  攝影師請的是隔壁島國傳說中的業界第一人,整天嘰里呱啦地,鼻子長到眼睛上,身後小翻譯走哪帶哪。
  飯島大師嘰里呱啦,嘰里呱啦。
  言希= =,丫能不能說人話?
  嘰里呱啦,鼻孔,嘰里呱啦。
  翻譯殷勤拍馬屁,飯島大師讓你們表現得再性感一點。
  言希鬱悶,靠,還怎麼性感,老子襯衣被他扯得就剩一個扣子。
  飯島跳腳,嘰里呱啦,呱啦啦。
  翻譯說,我們飯島大師說,言希你的表情太僵硬了。
  言希翻白眼,老子不是賣笑的。
  飯島憤憤,扯幕布,使勁踩,嘰里呱啦。
  翻譯也鼻孔,哼,從沒見過這麼不專業的model!
  一旁的策劃快瘋了,抹腦門子上的汗,唉唉,我的大少爺,我的言少,您就紆尊降貴給這小鬼子性感一把成不成,咱們這個場景已經費了十卷膠捲了,言少,再不成,boss會炒了我的TOT。
  言希挑眉,手比暫停,他說解扣子我解扣子,說嘟嘴我嘟嘴,說媚眼我媚眼,你他媽還讓我怎麼著?!
  言希脫了手上的白手套,老子今天休工,有什麼讓陸流親口跟我說,你們好好侍候小鬼子。
  轉身,朝更衣室走去。
  陳晚手中抱着個飯盒,低着頭,跟在言希身後。
  言希冷笑,你丫跟着我幹嘛?!
  陳晚臉微紅,小聲開口,言希,你一天沒吃飯了。
  言希微愣,轉身,站定,眯眼看他。
  所以呢?
  陳晚輕咳,我來之前,在家做了點兒吃的,你要不要吃些東西墊墊胃?
  言希掂過飯盒,普普通通的飯盒。
  然後,打開了,普普通通的米飯,普普通通的菜色,唯一看着誘人些的,就是幾塊散發著香味的紅燒排骨。
  他笑了,頷首,謝謝。
  拿着筷子,夾起排骨,咀嚼起來。
  然後,那味道,不肥不膩,不甜不咸,重要的,是可以一口咬下的一根骨的上等小排。
  他習慣的吃法。
  陳晚有些局促地微笑,味道怎麼樣?
  言希說很好吃,你費心了。
  然後,眼睛笑得彎彎的,大大的孩子氣的笑容。
  不如,你每天都做一些,怎麼樣?

小編推薦: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番外5...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番外4...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番外3... 幸运快3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番外1...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完結...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43-45...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40-42... 幸运快3开奖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34-36...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31-33...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28-30...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25-27...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22-24...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19-21... 幸运快3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13-15...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10-12...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7-9章...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4-6章...
返回首页